久久精品天天爽夜夜爽,欧美日韩一区二区综合,亚洲欧美偷拍另类,亚洲视频在线一区

歡迎來(lái)到學(xué)術(shù)參考網(wǎng)
當(dāng)前位置:法學(xué)論文>刑法論文

古代夏商周法與希伯來(lái)法中刑罰的異同分析
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15-06-26 16:38

  希伯來(lái)法是指公元前11世紀(jì)至公元2世紀(jì)古代希伯來(lái)國(guó)家法律的總稱。其因被基督教繼承吸收成為經(jīng)典,不僅得以完整的保留,還影響了全世界基督教國(guó)家。

  此時(shí)我國(guó)處于夏商周時(shí)期。 “夏有亂政,而作禹刑”、“五刑”體系形成、成文的刑書(shū)、刑鼎、竹刑的出現(xiàn),無(wú)不昭示著其法律的萌芽與發(fā)展。

  一、二者死刑的比較

  (一)希伯來(lái)法對(duì)于死刑的規(guī)定

  希伯來(lái)刑法有關(guān)殺人的規(guī)定主要集中在《摩西律法》中。

  希伯來(lái)法中觸犯死刑的罪名大致可以分為六類——違反一神教犯罪、性道德犯罪、不孝罪、侵害人身罪、妨礙社會(huì)秩序罪。死刑制度充分體現(xiàn)了其獨(dú)特的犯罪觀,違反上帝意志的死刑占大部分,維護(hù)等級(jí)王權(quán)死刑甚至沒(méi)有,這在古代刑法中是罕見(jiàn)的。

  希伯來(lái)法對(duì)殺人者的懲罰一般都針對(duì)致害者。其雖然對(duì)奴隸有不平等規(guī)定,但色彩并不如同時(shí)期奴隸法典如《漢莫拉比法典》濃厚。在殺人者和受害者的性別上希伯來(lái)法也基本沒(méi)有歧視性規(guī)定。

  《塔木德》以對(duì)《摩西律法》的理解為基礎(chǔ),明確規(guī)定了四種死刑執(zhí)行方式——石刑、火刑、斬刑、絞刑。希伯來(lái)人宗教觀念認(rèn)為人的生命由上帝創(chuàng)造,惟上帝才有資格剝奪,人們執(zhí)行死刑只是代替上帝懲罰罪人。因此在希伯來(lái)死刑制度的發(fā)展中,人道思想和輕刑觀念一度占據(jù)上風(fēng),這不僅表現(xiàn)在希伯來(lái)法中死刑數(shù)量少、適用同態(tài)復(fù)仇原則,還體現(xiàn)在不主張誅連、對(duì)死刑加以限制、考慮殺人的主觀因素及死亡和殺人行為因果關(guān)系等幾個(gè)方面。

  (二)夏商周時(shí)期死刑及其適用

  夏商周三代屬于我國(guó)古代以肉刑為中心的時(shí)代,刑罰主要有死刑和肉刑。在唐堯虞舜至夏代,大致都用斬殺方法執(zhí)行死刑。商代的刑罰制度基本沿襲自夏,除墨、劓、刖、宮、大辟外,還有許多酷刑,如醢刑、脯刑、剔刳刑、剖心刑、炮烙刑。

  夏代比較重要的死刑罪名有不孝、弗用命、昏、墨、賊,在以夏氏統(tǒng)治為核心,家庭宗族制度為基礎(chǔ),宗法血緣關(guān)系為紐帶的夏代社會(huì),忠孝是人們必須自覺(jué)遵守的倫理道德準(zhǔn)則,對(duì)尊家長(zhǎng)的孝推而廣之上升為對(duì)各級(jí)宗主權(quán)貴的忠,不服從其命令是嚴(yán)重的違法犯罪行為。

古代夏商周法與希伯來(lái)法中刑罰的異同分析

  商代繼續(xù)沿用夏代罪名。《呂氏春秋?孝行》有“刑三百,罰莫大于不孝”的記載。同時(shí)商代也發(fā)展了新的死刑罪名如亂政、疑眾、官刑。

  西周時(shí)期制定的呂刑,五刑之律共三千條,以死刑和肉刑為主體,其中大辟就占了二百條,刑罰手段極其野蠻殘酷。

  二、二者死刑外刑罰的比較

  (一)希伯來(lái)法中的刑罰

  希伯來(lái)法中,違反禁止性規(guī)定的行為多要受死刑外其他刑罰處罰,這類犯罪主要涉及侵犯人身權(quán)、侵犯財(cái)產(chǎn)權(quán)和反社會(huì)。希伯來(lái)法中相關(guān)刑罰主要有監(jiān)禁、革籍、流放逃城、鞭刑、罰金、奴隸刑和同態(tài)復(fù)仇等。

  流放逃城是希伯來(lái)刑法中最著名、最具特色的刑罰,根據(jù)《圣經(jīng)》規(guī)定,為免過(guò)失殺人之人遭到報(bào)復(fù),設(shè)立基底斯、示劍、希伯倫、比希、拉未和哥蘭六座逃城供其避難,至大祭司死后其方可獲得赦免。

  (二)夏商周時(shí)期的肉刑

  中國(guó)古代的早期刑罰極野蠻殘酷,它在人的價(jià)值尚未得到充分體現(xiàn)的時(shí)代背景下形成,以摧殘人身肢體破壞生理功能的肉刑為主。

  這一時(shí)期肉刑主要有墨、劓、刖、宮。同時(shí)很可能尚有流、贖、鞭、撲與徒役刑。

  肉刑對(duì)于受刑者的傷害是多方面的,受刑者遭受的精神打擊遠(yuǎn)大于肉體傷害。按照中國(guó)古代重孝傳統(tǒng),受肉刑毀壞了父母給予的身體為大不孝,并象征受刑者永遠(yuǎn)無(wú)法和先人鬼神交流。實(shí)際意義就是在精神上放逐、在家族中排斥,使其喪失家族人身份。受刑者被打上放逐標(biāo)記,驅(qū)逐出部落,使其喪失了社會(huì)人身份。這與希伯來(lái)法中流放有相似之處,皆是將犯罪者棄至于宗教、精神、社會(huì)、家族的荒原中任其自生自滅。

  三、二者刑罰體現(xiàn)法律思想的比較

  自由和秩序是刑罰制度兩大根本價(jià)值,亦是統(tǒng)治者制刑、量刑、行刑的出發(fā)點(diǎn)。不同時(shí)代、國(guó)家對(duì)自由與秩序有不同側(cè)重的價(jià)值選擇。專制時(shí)代社會(huì)國(guó)家往往更側(cè)重秩序,將個(gè)人自由限制在狹小的范圍內(nèi),奴隸、封建社會(huì)刑罰制度更是如此。

  我國(guó)刑罰制度演變與傳統(tǒng)法律思想有千絲萬(wàn)縷的聯(lián)系。中國(guó)古代刑罰價(jià)值始終在天罰的正義觀念、刑不可知、威不可測(cè)的法律功能觀念、刑人不在君測(cè)的身份等級(jí)觀念和重刑輕罪的預(yù)防犯罪觀念的傳承中變化。夏商周時(shí)期由于社會(huì)生產(chǎn)力發(fā)展水平低下,人們認(rèn)識(shí)自然界能力有限,意識(shí)形態(tài)領(lǐng)域長(zhǎng)期彌漫著天命鬼神的迷信思想,基于對(duì)自然神與祖先神的信仰敬畏,法制指導(dǎo)思想以表達(dá)神權(quán)法意志為宗旨,體現(xiàn)出“服天命”、“受天命”、“行天之罰”的顯著特色。

  在擁有統(tǒng)一宗教信仰的希伯來(lái)民族中,法律存在于宗教之中,且民眾的法律觀與對(duì)上帝先知的信仰相連。處于深重災(zāi)難中的民族無(wú)以自救,不得不求助于神,這是民族宗教產(chǎn)生的主要原因。希伯來(lái)民族法典宣揚(yáng)其為神明所授,這些法典中包含著宗教禁忌、宗教戒律,宗教與法律的聯(lián)系不僅體現(xiàn)在維護(hù)階級(jí)統(tǒng)治,其法律思想以宗教為基礎(chǔ),其立法目的在于為宗教服務(wù)。在希伯來(lái)法中,朕即國(guó)家或國(guó)王是司法淵源的說(shuō)法鮮被提及。相反,上帝面前人人平不斷被希伯來(lái)法所強(qiáng)調(diào)。以色列君王參與推行律法是宗教行為,而不純是作為政治領(lǐng)導(dǎo)者的行為。

  參考文獻(xiàn):

  [1]何勤華,夏菲.西方刑法史[M].北京大學(xué)出版社,2006.

  [2]陳濤.中國(guó)法制史學(xué)[M].中國(guó)政法大學(xué)出版社,2007.

  [3]張晉藩.中華法制文明的演進(jìn)[M].中國(guó)政法大學(xué)出版社,1999.

  [4]葉秋華.希伯來(lái)法略論[J].法學(xué)家,1999(04).

  [5]饒本忠.論希伯來(lái)法的內(nèi)涵及其特性[J].西亞非洲,2011(03).

上一篇:公權(quán)力與私權(quán)利的法理學(xué)的深入探討

下一篇:關(guān)于中國(guó)《刑事訴訟法修正案(草案)》的報(bào)告文獻(xiàn)